鹤壁山城区好弟媳 无怨无悔照顾大伯哥30年

  3月22日,记者来到山城区鹿楼乡肥泉村徐爱英家时,她正忙着打扫家里的卫生:干净的院子,屋内也井井有条。干净、利索,这是徐爱英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当记者提到她照顾大伯哥30多年的事情时,她脱口而出这样一句朴实的话:“真没啥,就是多碗水的事儿。”

  徐爱英丈夫的哥哥张福生今年73岁,小时候发高烧留下了后遗症,脑子部分受损,一条腿也残疾了,无法正常行走,生活也不能自理。59岁的徐爱英跟丈夫结婚36年了,对于她来说,已经习惯了照顾大伯哥。“儿子今年30岁,有儿子之前他就跟着我们一起生活。”徐爱英说,在一起生活了30多年,大伯哥早已成为家里的一部分。

  “公婆去世得早,他自己不能照顾自己,只有我们来照顾。时间长了,他也习惯在俺家了。”徐爱英说。

  让徐爱英欣慰的是,儿子、儿媳、女儿对大伯哥都很好,经常给他买衣服和吃的。“如果有一天你照顾不动了怎么办?”记者问徐爱英,她轻描淡写地回答:“我不能动了还有俺儿子,总得让他安稳度过晚年。”

  2009年,对徐爱英来说是黑暗的一年。当年,她丈夫48岁,原本身体挺好的,农九历月的一天,丈夫突然感到难受,瘫倒在床,再没能起来。“太快了,从他说不舒服到去世也就十几分钟。”徐爱英说,那天雪下得很大,她的心也是冰凉的,“患的是心肌梗塞,人,说没就没了,当时家里全指望着他呢!”说到丈夫的突然离世,徐爱英难掩内心悲痛,抹起了眼泪。

  那时徐爱英的孙子刚出生50天。祸不单行的是,丈夫去世第二年的一天,徐爱英的儿子又莫名生病了。“晚上睡觉还好好的,第二天突然就不会走路了,医生检查后说是强直性脊柱炎,是否能康复因人而异。”说到这里徐爱英再次哽咽,深吸一口气告诉记者,“经过三年的治疗,好在儿子康复了。”

  “那时我带着儿子四处求医,儿媳一个人在家带孩子,还要照顾她大伯。”说起那段时间的生活,徐爱英说儿媳很辛苦,“在医院不放心大伯哥,在家又放心不下儿子,我只能两边来回跑,能看到他们就觉得心里很踏实。”徐爱英说,那段时间她不敢喊苦,也不敢流泪,“但有一天回到家,看到儿媳带着孩子穿得脏兮兮的,我忍不住大哭了一场。儿媳把她大伯照顾得很好,一句抱怨的话也没有。”

  肥泉村村干部张喜凤对徐爱英称赞有加:“她丈夫去世后,生活远不如之前,可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悉心照顾大伯哥,实在不容易。”

  采访中,徐爱英说其实照顾大伯哥不算麻烦,不用喂饭,只要把饭端给他就行。“虽说年纪越来越大,但他越来越像小孩儿,有时得哄着。”徐爱英说,哥哥总不喜欢换衣服,嫌麻烦。“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就得用激将法或者让儿子来和他说,每次都很管用。照顾时间长了,大伯哥的脾气也摸透了,平时会尽量顺着他。”

  “如今儿子大了,能替我分担不少。”徐爱英说,儿子每次去洗澡、理发都会带着他大伯,“以前都是我骑三轮车带着他去理发,现在省事儿不少。”

  别看张福生活动不便,可徐爱英总是把他收拾得干干净净。“他的衣服都是我买的。”徐爱英说,时间长了,张福生的衣服多大尺寸、鞋子多大码她一清二楚。

  “福生有福啊,天天穿得比我都好,比我还干净。”邻居张运科说,徐爱英把大伯哥照顾得很好,他都看在眼里,“村里的人都很佩服爱英,她真的不容易。”

  说起照顾大伯哥,最让徐爱英头疼的是他生病。“他有高血压,药没断过,每年都得输两次液。”徐爱英告诉记者,之前大伯哥犯过一次病,在医院住了十几天,“生病时他大小便都不知道了,只能一次次给他洗裤子、换床单。”

  十几天里,徐爱英一直守在医院,生怕大伯哥有什么闪失。“儿子心疼我,晚上不上班就会到医院替我,让我回家睡觉。”徐爱英说。

  “照顾一天两天容易,可照顾几十年就太难了,更何况爱英的丈夫已经去世这么多年,可她把福生依然照顾得这么好,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村干部张喜凤告诉记者,虽然生活不易,但徐爱英还是坚持着。

  听到村干部这么夸赞自己,徐爱英说:“再难也得照顾下去,挺挺就会过去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kletinich.com/shanchengqu/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