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滨区男子19岁开始拜师学艺 余音袅袅的幸福生活

  “名指扎桩四指悬,勾摇剔套轻弄弦;须知左手无别法,按颤推揉自悠然”。说起古筝这个传统乐器,很多人会认为,坐在古筝前轻抚琴弦的多数是婀娜多姿的女子,拨弄琴弦的更应是一双纤纤玉手。近日,记者在淇河国家湿地公园听到一曲行云流水、飘逸如风的古筝演奏,弹奏如此美妙曲目的却是一个汉子。

  淇滨区湘江社区39岁的张幸福,和古筝相伴近20年,古筝带给他的是传统乐器的美,是美妙音乐中的享受,也如他的名字一样,给他带来了幸福。

  戴着眼镜,斯文有礼的张幸福看起来是个普通的中年男子,但当他焚香抚琴,时而舒缓,时而激烈地拨弄着琴弦,曲调深厚、灵透,音韵清脆、含蓄,一曲《战台风》在张幸福的指间呈现开来。

  张幸福出生在山城区鹿楼乡后营村,家人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从小就爱唱歌的张幸福在家人眼中就是音乐人”。1998年考上大学,张幸福在上大学之前根本没见过古筝。说起自己和古筝的缘分,还是在学校的迎新晚会上,一位学姐弹奏了一首《将军令》,张幸福听傻了。在他印象中,古筝应该是呈现柔美旋律的乐器,却没想到也能如此抒发豪情壮志。

  就是这样一次“偶遇”,张幸福被古筝清新流畅、抑扬顿挫、朴实纯正的韵味所吸引。当年的张幸福已经19岁,却依然下定决心要学习古筝。当他向时任音乐系主任张彬提出这一想法时,张彬吃惊地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然而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张幸福没想到的是,张彬将他引荐给了河南筝派名家梁毅夫老师。

  “去学古筝时,还不知道有多少根琴弦,唯独在识谱上有基本功。现在想想,当初做这个决定也算有勇气。”张幸福说,刚开始,他坐姿、指法都不知道,一起学习的女生都认为男孩子动作僵硬,想学古筝“可拉倒吧”。

  当时梁老师带的学生里,男生就张幸福一个,而且年龄也大。女生都很好奇,一个小伙子咋也来学古筝。而张幸福学习时格外用功,入门曲子《浏阳河》中段,他坚持练了三个星期,每天练习一百多遍,但效果并不理想。这段时间是张幸福学习最困难的时期,他怀疑过自己是否适合弹古筝,甚至想过放弃。而现在想想,恰巧是那段经历,才让他有了今天的成绩。

  大学毕业后,张幸福被分配去当教师。家里人觉得教师收入稳定,都反对他弹古筝。当时痴迷古筝的张幸福却放弃了教师岗位,毅然选择了古筝,就这样丢了铁饭碗。这在当时看起来有些疯狂,身边的人都说“这个张幸福是不是学古筝学傻了”。

  而在张幸福眼中,古筝让他学会了有舍有得,也因为古筝他收获了很多。“凤落梧桐礼乐生,丹青妙笔天地成;征战杀伐黑白棋,千秋大业一壶中”。这首诗是张幸福写的,诗中的琴棋书画诗酒茶,是古筝给予张幸福的。古筝除了让他沉浸在传统音乐世界里不能自拔,更让他深入了解了国学的源远流长。

  因为古筝,张幸福爱上了下棋,也爱上了书法和绘画,了解了更多的传统文化,也丰富了自己的内心,觉得这就是古筝带给他的幸福。

  张幸福觉得,传统曲目要大量左手吟柔颤滑来作韵,很细心才能把握好。“现代古筝曲目很多抒发宽广情怀,长期演奏,心胸也会宽广。”张幸福说。

  张幸福说,拿古筝曲目《临安遗恨》来说,讲的是岳飞的典故,听着犹如身临其境,感觉像是和古人在对话。琴弦就是心弦,琴声就是心声。用心聆听,每首曲目都有故事,是内心的独白,感觉很奇妙。

  “弹奏古筝能让人修身养性,或许大家只熟悉如《高山流水》《渔舟唱晚》几首曲目,其实它也可以很活泼,我就弹奏过《女儿情》等民俗乐曲,还改编过《小苹果》。”张幸福说,他会试着让古筝更接地气,弹奏一些离大家更近的曲目。

  每年樱花节,张幸福都会带着学生在路边弹奏,他还参与了王家的宣传片拍摄。“希望更多人了解古筝,爱上古筝。”张幸福说。

  与古筝相伴近20年,古筝已融入张幸福的生活。如今,他除了古筝之外,还在研习古琴。在他看来,这些传统乐器不仅声音美妙,更承载了传统文化。

  “我刚回鹤壁时,大家对古筝的了解正如当初的我,近几年随着发展大不一样了。”张幸福说,他成立了工作室,通过教授古筝,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古筝、爱上古筝。

  琴声绕梁,流淌千年。时间在变,知音最可贵。张幸福轻抚琴弦对记者说:“希望更多的人,特别是孩子们能亲近民族乐器,亲近民族音乐,亲近悠久、灿烂的传统文化。”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kletinich.com/qibinqu/6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