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正义辩护律师邓建国:遭刑讯后曾用假名入院治疗

  新京报讯(记者 卢通 实习生 周缦卿)2018年1月17日上午10点,河南濮阳工业园里召开了该工业园区党工委原书记程正义的恢复名誉大会,鹤壁市鹤山区法院公开为程正义道歉,引起社会关注。1月18日,新京报专访程正义,内容提及其遭刑讯及案件一审、二审、复核直至获国家赔偿的大致过程。

  1月19日,新京报记者从程正义二审辩护律师邓建国处获取了一份辩护词,内容涉及程正义一审被判定滥用职权罪、受贿罪两项罪名的大量细节。此外,邓建国亦透露证实程正义遭刑讯逼供的关键证据内容及受伤入院的诸多细节,但该证据目前尚不便向社会公布。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河南省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下称“赔偿决定书”)显示,2014年11月13日,鹤山区法院认定程正义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

  程正义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透露,2014年12月二审前夕,鹤壁市鹤山区法院把一审的直播视频放到了网上,点击量很快就达到上万,2015年年初,河南省开两会时,一些濮阳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对此发言。

  邓建国告诉记者,一审庭审时,程正义当庭陈述了自己遭刑讯逼供的过程,立即在当地引爆舆论。当时甚至有机关单位集体组织观看庭审录像,意为警示;但也有人提出,即使程正义真的犯了罪,也不应遭受不人道待遇。此后,案件逐步出现转机。

  2015年4月21日,由于原判决部分事实不清,且未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案件发回鹤山区法院重新审理。2015年7月13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该案由太康县人民法院管辖。2017年1月2日,程正义被太康县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8年3月9日,太康县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决定对程正义不起诉。

  2018年4月25日,程正义向鹤山区法院申请国家赔偿。2018年6月25日,鹤山区法院作出(2018)豫0602法赔1号决定。程正义不服,向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2018年9月26日,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鹤山区人民法院支付程正义被限制人身自由1259天赔偿金358487.66元,支付精神抚慰金50000元,并在河南濮阳工业园区管委会公开为程正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滥用职权罪系鹤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程正义所犯的两项罪名之一,程正义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2010年3月份他任濮阳市范县常务副县长,当时范县一开发商拿了一块地,想调整建设用地容积率建高层,后程正义签字批示。在鹤壁市检察院介入调查后,此签字被认为是其滥用职权调整建设容积率(1.8调到3.0)。

  律师提供的辩护词显示,公诉书指控程正义犯滥用职权罪的主要证据有范县[2010]3号专题会议以及程正义在“关于变更范地A-5-1-1建设用地容积率的请示”上面的批示,最终导致了盛世国际小区擅自变更容积率,在未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建设,对国家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此外,辩护词提及,本案原一审法院判决程正义滥用职权系这样认定:“由于[2010]3号会议纪要的提出以及程正义在请示上批示,导致濮阳市天晟置业有限公司在未取得规划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工建设盛世国际小区二期工程”。

  辩护词认为,[2010]3号专题会议纪要遵循法律规定,禁止非法建筑。该份会议纪要强调“在不违背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且能满足通风、采光等国家强制标准的前提下,建设用地容积率原则上不设上限”;[2010]3号专题会议纪要第3点、第4点规定对未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建设工程不得提供电力、燃气、供排水、通讯、有线电视等配套服务。

  律师在辩护词中表示,通过法庭调查以及程正义的个人陈述可知,当时范县城市总体规划容积率上限只有1.0,这样容积率只能盖别墅,根本不利于范县的发展。程正义在濮阳天晟置业有限公司关于变更容积率的请示上签字是履行正常职务的合法行为,且没有造成不良后果。

  此外,辩护词透露,盛世国际项目在未取得合法手续前开工建设,曾遭当地纪委查处。但庭审调查已经查明,程正义在2011年6月10日调离范县,而盛世国际二期项目在6月28日才开工建设,是在程正义调离范县后非法动工的,盛世国际小区是否查处,已经不在程正义职责范围内

  程正义此前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一审认定其受贿金额为8.5万元,辩护词亦透露了程正义被认定受贿罪的相关细节。

  辩护词透露,在一审庭审中公诉人出示了证明行贿嫌疑人之一袁青林向程正义行贿5000元的证据,而通过辩护人的调查取证,其实袁青林给程正义的并不是5000元,而是10万元,但是程正义已经将10万元上交给工业园区财政局。

  此外,辩护词透露,鹤山区人民检察院为侦查程正义受贿案,曾在网上通缉向程正义行贿的卢朝阳、曹红卫、王兴明三人。辩护词认为,鹤山区人民检察院在网上对上述三人进行通缉,说明他们三人是犯罪嫌疑人,而且他们三人又是程正义案件的证人,因此本案中除了有他们三人的询问笔录之外,还应该有讯问笔录,因为他们也是犯罪嫌疑人。但是,但在所有案卷均未看到三人的讯问笔录,也没有看到或者查到检察机关对他们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程正义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证实其被刑讯逼供的关键证据,系一看守员在离开刑讯现场时偷拍的一张照片。

  邓建国告诉记者,这张照片的内容为,程正义站立,由手铐背拷,头戴一顶头盔,嘴中含有竹签。邓建国表示,其并不清楚对方使用头盔、竹签想要达到的效果,目前,这一照片尚需与当事人商议后再决定是否向社会公布。

  程正义此前回忆,提审没两天手脚就肿得像海绵包,“十几天后,把我送到医院治疗。”邓建国透露,此次入院程正义并未使用真名,而是取假名“张飞”办理了相关手续。

  邓建国表示,程正义入院后,标注有“张飞”名字的病历档案是有存档的,这一档案后由河南省纪委调取,成为查证程正义遭刑讯的关键。

  1月18日,新京报记者再次致电程正义,其手机处于无人接听状态。1月19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致电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采访请求,该院值班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需向值班领导汇报后答复,但此后记者再次致电,座机已处于连续忙音状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kletinich.com/heshanqu/876.html